您的位置: > 正文

散文:該把什么留給童心

時間: 2018-03-19 16:44:36 來源: 文學報 作者: 古耜 編輯: 王艷蕊

字體設置

????1

????《給孩子們的散文》出版后,市場和口碑總體不錯,但也傳出質疑的聲音,即認為入選該書的一些篇章,盡管系名家手筆,但題材生僻,語詞艱深,并不適合兒童閱讀,因此也不能算作真正的兒童散文。

????那么,真正的兒童散文該是什么樣子?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弄清何為兒童。在現實生活中,不少人習慣把兒童和小孩子畫等號。殊不知由聯合國通過的國際《兒童權利公約》早有闡述:“凡18周歲以下均為兒童。”既然是國際“公約”,其條文內容無疑具有權威性、規范性和指導性,也理當成為我們詮釋兒童概念和劃定兒童范圍的最終依據。不過,“18周歲以下”仍然是個籠統說法,涵蓋了兒童從咿呀學語到韶華初現的整個成長過程。這期間,兒童的心智和情趣經歷著不斷變化,真正的兒童散文該從哪里出發?換句話說,兒童散文家究竟應當以哪個年齡段的兒童作為預設讀者?這仍需做進一步探討和厘清。

????已有研究成果告訴我們:兒童散文是兒童文學的重要樣式。兒童散文雖然以兒童命名,但不是散文的初級版或業余版,而是散文世界的有機構成。就兒童散文的基本元素與主要品質而言,它與成人散文并無絕對的高下難易之分。即使從傳播和接受的角度看,兒童散文的讀者也很難說僅僅是兒童,而應至少包括他們的教師和家長。大量的創作和閱讀實踐證明:一流的兒童散文佳作,亦常常是上乘的成人散文精品。一些經典的、優秀的,常常被看作兒童散文范本的作品,如魯迅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風箏》,冰心的《寄小讀者》《小桔燈》,汪曾祺的《昆明的雨》《故鄉的元宵》等等,都既有兒童性,又有成人性;既令小讀者心馳神往,又讓成年人津津樂道。它們所呈現的是一種長幼咸宜的審美特點,一種與時光和生命同行的藝術魅力。

????惟其如此,竊以為,兒童散文的讀者群,應該主要是14至18歲的“大兒童”,即初中二三年級和高中時期的學生。之所以做這樣的劃分,其依據有二:一是初中二三年級和高中學生,已經能夠熟練掌握二三千個常用漢字,這從工具層面,保證了他們可以順暢地、無障礙地閱讀和欣賞大部分散文作品,其中包括兒童散文。二是在信息化、電聲化強勢崛起的今天,14至18歲的“大兒童”從生理到心理普遍早熟和早慧,他們和成年人的邊界日趨模糊,因而有充足的情商和智商同散文對話。當然,這并不意味著14歲以下的“小兒童”就沒有或不需要閱讀,只是考慮到其尚顯稚嫩的主體條件,更適合他們閱讀的,應該是簡單淺顯的兒童讀物,而不是承載了生活和人性深度的文學散文。

????如此說來,兒童散文豈不是沒了自己的特性?不!作為兒童文學和散文世界的獨立品種,兒童散文當然擁有自己的特性。這種特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就思想內容來說,兒童散文應針對青少年心靈正在成長的事實,多提供誠摯、善良、溫暖、向上的作品,努力培養他們的道義觀念與悲憫情懷,幫助其守護清潔亮麗的人性源頭。二是就藝術表現而言,兒童散文應針對青少年輸入量大、可塑性強的特點,多提供格調高雅、趣味純正、意境優美、質地精良的作品,引領他們及早養成取法乎上的鑒賞習慣和澄澈健康的審美眼光。

????2

????在很多時候,兒童散文是對兒童生活的再現性書寫,它所呈現的是兒童所熟悉的生活場景與生命經歷。只是這種呈現對于優秀的兒童散文家來說,并不是單純的時光回溯或心理懷舊,而是在從容梳理人生軌跡之后的經驗反芻與記憶重構。這當中會很自然地融入一種“過來人”的眼光,一種在自我成長中獲取的經驗、感悟與認知,進而構成作家同小讀者的對話或潛對話。

????譬如,魯迅的《五猖會》打撈出作家兒時的一段故事:“我”興奮急切地想登船去看迎神賽會,可父親偏偏在這時叫我背開蒙書,直到背出才放行。這當中不無作家對刻板生硬的舊式教育的譏刺,但更重要的恐怕還是揭示了一種迄今仍普遍存在的現象:孩子的天性好玩與父親的“望子成龍”,永遠是一對無法化解的矛盾。朱光潛的《談升學與選課》借助作家的求學經驗,直接寄語莘莘學子:選校“應該以有無誠懇和愛的空氣為準”。選課須問問:“這門功課合我的胃口么?”學習要潛心專業,但也要注重通識,要把專業知識建立在寬大穩固的基礎之上,以利于日后多方面發展……都是別具只眼的金玉良言。高洪波的《藝術細胞》笑談“我”與藝術的緣分:沒學會吹笛子,也談不上真懂音樂和京劇,但輕柔俏麗的口哨為“我”找回了面子。這看似自嘲的文字,實際包含著另一種識見:人生的藝術化并非單單意味著技藝或愛好的生成,其更為重要也更見本質的,是一種像吹口哨那樣融入日常境況的快樂精神,一種充滿自由與詩性的生命狀態。陸梅的《致安妮》以書信的方式,跨越生死界河,向二戰時躲在納粹槍口下,寫出《安妮日記》的猶太小姑娘致敬。其剴切、睿智和深情的言說,不僅凸顯了安妮堅強、勤奮,不肯屈服的可貴品質,同時也告知今天擁有幸福的小讀者,應該拒絕遺忘,學會感恩,永遠保持對生活的熱愛和希望。顯然,這些或語重心長、或別有寄托的篇章,因為攜帶著清晰的童年印記或濃郁的青春氣息,所以很容易叩開小讀者的心扉,使其在直觀自我的過程中,獲得心靈成長所必需的精神甘露與人文素養,進而健康自信地走向明天,創造未來。

????當然,兒童散文并非只能表現童年記憶和青少年生活,就題材和內容而言,它自有開闊的天地和多樣的空間,甚至不存在絕對的禁區。只是在營造具體文本時,仍必須保持與既定對象的生活連接和審美感應。如基本主題要植根青少年的心理現實與精神生態,表達方式要新穎,俊朗,體現童心童趣等。在現當代散文史上,有些作品并非作家專為青少年而寫,但由于其自覺或不自覺地具備了以上特征,所以仍然受到小讀者的歡迎,不失為兒童散文的精粹乃至經典。

????孫犁的《小同窗》講述了作家與一位李姓的中學同學長達幾十年的誠篤交往。其中寫到更迭多變的歷史場景,也寫到“我”和李同學不同境況下不同形式的心心相印,但所有這些都隱含了作家對真正的同窗之誼的理解與珍重,因而值得青少年靜心一讀。梁衡《跨越千年的美麗》,以發現放射性鐳元素的居里夫人為主人公。其筆墨所至,既熱情禮贊了其偉大成就,更精心展現了其亮麗人格,于是,主人公作為年輕漂亮的女性,卻毅然選擇經年累月,含辛茹苦,獻身科研的文學形象躍然紙間。這對于當下生活中一些年輕女性的虛榮、浮躁和投機心理,既是一種針砭,又是一種昭示。張立勤《痛苦的飄落》披露了女作家剛上大學時,因患癌癥接受化療后的獨特心境:勇敢地直面秀發飄落,達觀地走向未來生活。這樣的話題進入花季少年的視野,也許有些沉重,但卻有助于他們及時認識人生的不虞和不幸。賈平凹的《養鼠》為一只潛入書房的小老鼠畫像:它會挑食,不貪婪,聽得見主人喊話,看得懂主人心情,甚至能接受室內的文化氣息,鬼使神差地朝著書架上的佛像作叩拜狀……這樣的妙文,單單那份幽默、好奇與想象力,就已經激活了童心童趣,更何況字里行間還貫穿著與世間生物平等相處的理念。諸如此類的作品,把兒童散文引入了一種相對深刻也愈發豐贍的境界,使其更具有藝術的表現力和感染力。

????3

????就散文欣賞而言,兒童和成年人由于心理和閱歷的不同而存在明顯的差異,這集中表現為:前者常常由形式進入內容,而后者則大都相反。這便要求兒童散文在把握精神格調的基礎上,必須充分注重形式的圓滿,必須在構思和手法上精益求精,以便先入為主,先聲奪人,吸引小讀者的審美關注。而事實上,大凡優秀的兒童散文作品,也總是在這方面或精雕細刻,或匠心獨運,力臻藝術的高格。冰心的《說幾句愛海的孩氣的話》,以一個在山中養病但喜歡大海的孩子的口吻,展開山與海的比較品評。其列舉山“比不起”海的種種理由,也許不那么客觀——連“我”也承認“人心之不同,各如其面”的道理——但言談中傳遞的對大海的那份理解和向往,卻既包含著智慧,更凸顯了個性,有益于啟發小讀者的新奇思維與靈動想象。夏丏尊的《白馬湖之冬》寫記憶中的白馬湖。其用筆盡管異常簡約,但由于作家準確地捕捉到冬日湖畔的突出特征——風以及由風帶來的景物不同和氣候變化,所以依舊堪稱形神兼備的風景畫,其中包含的寫景狀物的奧妙,很值得小讀者揣摩。《荔枝蜜》是楊朔的名篇。該篇的主題今天看來或許略顯直白和單一,但其手法與技巧依舊流光溢彩,如對蜜蜂的欲揚先抑,對荔枝的移步換景,對荔枝與蜜蜂的象征性開發和互為映襯,以及結尾處的化靜為動,化“我”為“蜂”等,都顯得文心超卓,可給青少年寫作帶來恒久的啟示。

????如此精美出色的兒童散文在當下文苑亦屢屢可見。彭程的《歲月河流上的碼頭》,把一年的日子比作潺潺汩汩的河流,而把大大小小的傳統節日比作河流之上的碼頭。作家讓記憶之舟,順流而下,不但描繪出諸多碼頭上各自不同的旖旎風光,更重要的是,揭示了這無限風光中蘊含的中華民族的精神密碼與文化基因,從而使身處全球化浪潮的年輕一代,感受到來自大地和母親的溫暖與愜意。畢飛宇的《水上行路》把“我”兒時水上行船的經驗與青少年的人生歷練聯系起來,由船帆的順風、逆風講到成長的順境、逆境;由撐船的注重“感受”講到學習的掌握要領;由劃船的不停息講到上進的有“耐心”……這一系列精妙的構思、豐富的聯想和恰切的開掘,對于小讀者來說,既是善的啟迪,又是美的陶冶。這樣一些質文兼備的兒童散文,對于培養和提升青少年的審美能力,自是十足的正能量,因而很值得重視和珍惜。


  • 推薦閱讀
  • 旅游美食
  • 教育娛樂
  • 安居文苑
  • 吳忠人家
  • 精彩圖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 陕西金叶股票 怎么看美国股票指数 600400股票行情 20选5 上班炒股 股米网 股票质押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快速赛车 北海期货配资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35选7 从零开始学炒股大全集 河北20选5 20140322足球直播 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