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正文

南飛雁長篇小說《省府前街》

時間: 2019-07-01 14:46:12 來源: 文藝報 作者: 何弘 編輯: 王龍

字體設置

“80后”作家南飛雁其實是一位老作家。這個“老”,一則是說他創作時間已經夠長,再則包含“老到”的意思,無論是表達的內容還是形式,都與典型的“80后”有著明顯的區別,而與前輩作家有更多共同之處。

南飛雁從事文學創作差不多20年了,出版過《冰藍世界》《大路朝天》《大學無煩惱》《夢里不知身是客》《幸福的過山車》《大瓷商》等多部作品。我對南飛雁的創作曾有隱隱的擔憂,而且直言不諱告訴了他本人。南飛雁確實沒有迷失在鮮花與掌聲中,隨著創作的深入,對文學的認識也更加深入。于是我們看到,南飛雁轉頭開始中短篇小說創作,這一寫就是十多年。10年之后,南飛雁再回到長篇小說創作,拿出了《省府前街》。十年磨一劍,南飛雁的這部長篇會給我們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省府前街》圍繞一個家庭或者說家族展開敘事,描寫的是新中國成立前后發生在河南省會的故事。這個時期的河南省會是開封,開封淪陷后省府遷往南陽山區,抗戰勝利后又遷回開封;新中國成立后,河南省會仍在開封,1954年遷到鄭州。因此,作品所寫主要是開封、鄭州兩座城市。

《省府前街》的一個突出特點是有大格局。開封是中國著名的古都,有著極其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但自宋室南遷,開封在全國的地位卻一步步下降。《省府前街》所寫的這段歷史,是開封這座歷經磨難的城市所經歷的歷史磨難,也是開封城市命運所經歷的又一次重大變遷。這么一個宏闊的歷史背景和一系列重大事件,為作品格局的宏大奠定了基礎。但事件的重大、背景的宏闊,未必就一定帶來作品格局的宏大。這些年來,許多作品一寫就是百年歷史變遷、重大歷史事件,但作品的格局怎么也大不起來,處處透著小氣。格局,從根本上說,是作者通過語言、敘事展現出來的胸襟、氣度與境界。《省府前街》主要寫的是沈家幾代人的故事,作者在對家長里短、人情世故的描寫中,自然地將歷史的變遷表達了出來。

《省府前街》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小說。之所以說“80后”的南飛雁是一個“老作家”,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即在于他對人情世故有著細致的體察并細膩地在作品中反映了出來。從中篇小說《紅酒》開始,南飛雁就把基層公務員的生活狀態、情感狀態、精神狀態作為自己表現的重點,著力描寫“七廳八處”的人情世故。可以說,從那時起,南飛雁即走上了一條寫“世相小說”的道路。《省府前街》雖然描寫的并非當下的生活,但寫作的路數總體沒變。描寫世相,是中國小說的傳統,文人從介入小說寫作開始,就用對世相的描摹代替了對英雄、傳奇的書寫,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當然是《金瓶梅》《紅樓夢》。《省府前街》顯然帶著《紅樓夢》的諸多特點。結構上都是通過對大家族生活細節的書寫來反映時代的變遷,但兩部作品卻都從小處著筆,寫了大量家長里短的小事,寫了世相百態,寫了人情玄奧。《省府前街》開篇有一個引子,寫的是一對新婚夫婦鬧矛盾從鄭州跑到開封,見女方母親、男方丈母娘的事。這個引子很世俗,絲毫沒有宏大敘事的架勢。但這個從當下世俗生活中來到歷史深處去的引子,與《紅樓夢》從神話中來到紅塵中去的布局,其實有著內在的一致性。作品的正文都是對大家族日常生活的描寫,不必細述。《省府前街》還有個突出的特點是細節的真實,或者說扎實。南飛雁寫《省府前街》,從籌劃到完稿花費了整整10年時間,南飛雁詳細考證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開封等地生活的細節,從街道布局到日常吃食,從歷任官員到市井生活,全都下功夫進行考證,基本做到了無一字無來歷,無一事無出處。作品中有幾章是以書信的形式呈現的,除了敘事視角的轉換、敘事網絡的變化外,作者多次根據不同人物的身份,擬制了不同的書信,使時代的特點充分表現出來。同時,作品還多處引用詩詞、戲曲以至烹飪菜譜等,使作品表現出百科全書的特點,這很“紅樓夢”。

《省府前街》是一部敘事綿密、語言考究的作品。南飛雁少年時期即開始小說創作,大約受父親南豫見的影響,南飛雁小小年紀即對文學創作有著濃厚的興趣。但在寫作上,南飛雁無論從語言上、敘事上還是在作品結構方式上,都與乃父有著很大的區別。南飛雁上中學、大學時,正趕上錢鍾書熱、張愛玲熱。因此他那時的小說,語言明顯帶有對錢鍾書、張愛玲模仿的痕跡。幽默、風趣的特點顯然來自錢鍾書,而敘事中的那種小資、“文青”味道和民國范兒,又能看到張愛玲的影子。這種模仿、學習其實是很重要的,南飛雁的寫作一直對語言和敘事非常講究,無疑與此密切相關。當然,隨著對文學認識的不斷深化、眼界的不斷開闊,南飛雁的小說雖然還隱約能看到早年學習的蹤影,但已很難再具體指認其作品風格源自某一位或幾位作家,中國古典小說的傳統、現代西方小說的表現方式等,都被他很好地借鑒吸收到自己的作品中。《省府前街》的敘事不溫不火,即使寫驚心動魄的事件,也處理得從容淡定。語言帶有繼承自中國古典白話小說和新文學興起后現代經典作品的典雅,同時兼有當下流行語言的特點又盡可能地回避了口水、粗鄙的問題,顯得極有韻味。為了避免一味平靜敘述帶來的單調,南飛雁特意用書信體來表現河南之外的一些生活內容,也很好地顯示了自己的文字功底,并給作品的行文網絡帶來了變化。

《省府前街》在人物塑造和故事編織上頗具匠心。南飛雁從當初寫長篇轉向寫中短篇,經過了10年左右的時間。這個過程,很好的鍛煉了他對文本、敘事的控制能力。一上來就寫長篇的作者,容易使整體敘事隨著人物經歷的自然變化走,筆墨更容易集中在自己熟悉的內容上,而一些本當著力的地方反倒一筆帶過,總體結構容易失衡。多年的中短篇小說寫作,使南飛雁更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筆力,更懂得如何去寫好一個故事,更懂得如何去寫活一個人物。特別是,多年的影視編劇工作,對南飛雁的小說寫作也有著深切的影響。影視編劇注重的是故事情節的設置、人物性格的鮮明。大體說,能編好故事、會寫對話,基本就能成為一個不錯的編劇。編劇工作對小說創作的影響更多在于對敘事能力和語言感覺的破壞上,南飛雁在這方面還是有著相當的自覺,沒讓編劇破壞了自己的語感和敘事能力,反倒讓他更能集中筆墨塑造人物,作品整體的故事結構和情節設置也更集中,使作品顯得更為生動、緊湊。

長篇小說《省府前街》重要的意義在于揭示了中國共產黨取得最終勝利的歷史必然性。《省府前街》主要描寫的是新中國成立前后沈家人的生活,主要人物大都在國民黨陣營。但以作品主角沈奕雯為紐帶,作品塑造了多位共產黨員的形象,如靜姝、昶達、書芃、詠清、翔然等,讓讀者明確感受到其積極、光明的氣質,高尚、無私的情操,以及對信仰的無限忠誠。正是在這些人物的影響下,沈奕雯的人生軌跡發生了明顯改變,最終投入到共產黨的懷抱。通過這些人物與國民黨官員的對比,讓讀者看到了國民黨失敗、共產黨勝利的必然性,并由此揭示了中國道路、中國制度、中國理論選擇的必然性。《省府前街》通過對人世生活的書寫,發現了生活背后的歷史邏輯、實踐邏輯、理論邏輯,從而揭示了內在的歷史規律,作品的歷史意義、現實意義和思想價值也因此得以顯現。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以表現新中國成立及新中國70年成就為主題的作品很多,其中多數會以正面書寫重大歷史事件的方式來完成。而《省府前街》則將關注的重點放在當時人們的世俗生活中,通過對日常生活的書寫,表達對新中國成立的謳歌和贊美,其語言、敘事等也都可圈可點。


  • 推薦閱讀
  • 旅游美食
  • 教育娛樂
  • 吳忠文苑
  • 吳忠人家
  • 精彩圖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 彩票投注 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 济州岛娱乐场cns 农村代理什么赚钱 gta5里面怎么快速赚钱 魔兽世界7.0制造业赚钱 沙尔克04分析德国杯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3d开机号公益时报 11选5缩水软件超强版 澳洲幸运8开奖时间 广东11选5官网 2084期七星彩规律 打麻将游戏赚钱 旺旺时时彩app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